Search

孩子不應為成人的關係衝突買單



我們從一出生就會進入父、母、子的最原初的三人關係中,在這段關係中學習愛與被愛,獲得歸屬感和自我價值感,形成自尊。 每個人都在自己的原生家庭裡獲得人際關係的應對模式,學習生存技能,從而適應進入社會之後的生活。

孩子的誕生改變了原有家庭裡的成員結構,同時也為家庭成員處理關係的能力帶來了挑戰。 有一個年輕媽媽曾經非常自豪的告訴我,她兒子特別黏他,和她很親密,如果她和老公發生衝突,兒子會對他爸爸很憤怒,甚至還會動手去打他爸爸,這讓她感覺自己這麼多年對兒子的陪伴有了回報,至少在和老公發生衝突時,不再是孤零零的一個人。 對於媽媽的感受,我表示理解。

但是讓孩子加入到夫妻之間的衝突中,我不敢茍同。 如果一個成人的關係衝突,需要孩子來加以解決,這對孩子來說,是不公平的,也是對孩子的傷害。 當一個孩子時刻感受到的是媽媽的傷心,他會想著要如何去幫助媽媽,安撫媽媽,讓媽媽開心,讓家庭和睦,那麼這個孩子就沒有力量沒有精力去做自己的事,他的視線被媽媽牢牢抓住,也就無法放心的去尋找自己的天地。

即使他成長為一個獨立的成人,他還在努力著為父母解決衝突,隨時準備著做父母衝突關係的消防員,那他必然會與自己的人生課題失之交臂。 所以,當這個媽媽和我津津有味的講起自己的孩子如何懂事,如何貼心,我想提醒她,作為父母,我們不能依靠孩子來解決夫妻關係的衝突,要保護好夫妻關係和親子關係的界限。

--------------------------------------------------------------- 父母不自覺的讓孩子站隊,可能並不會意識到對孩子有多大的傷害,孩子也會主動幫助他認為更弱勢的一方,一般是媽媽這方,一起去討伐爸爸,但孩子的情緒情感和生理發展尚未成熟,卻不得不承擔起這份本不屬於他的關係,在成長路上,這份壓力不可謂不重。 作為父母,需要多一份覺察,讓孩子不必整日整夜活在夫妻的關係中,與爸爸或媽媽結盟並不能解決夫妻關係裡的衝突,孩子的加入不過是強化了這種模式對彼此的傷害而已。 作為父母,更應該學習自己如何去應對關係裡的問題,去管理好自己的情緒,在夫妻關係的領地裡處理夫妻的矛盾和衝突,在親子關係里傳遞溫暖和愛。 Shefali Tsabary在《覺醒家庭》這本書裡講到: 我們對孩子需要有覺醒式的教養,這種教養使我們將孩子的行為當做敲醒我們內心的警鐘。 從此,我們不再讓情緒建立在過去的經歷的基礎上,並宣泄給孩子,而是選擇包容自己的情緒,讓其正確的反應當下的情境,這樣的反省使我們可以逃離盲目反應的強大誘惑,而不再被過去控制,從而完全投入到孩子的需求中去。 當一個孩子看到父母發生衝突時,他是焦慮的、害怕的、不安的,他可能會感覺是自己的錯,是自己不好,一種害怕被拋棄的恐懼,會讓他本能的想要做點什麼。 我們需要多思考一點的是,真正的愛孩子,是讓孩子在屬於他的安全空間裡長大,而不是讓他在屬於父母的關係領地裡成為一個小幫手。 父母既然是父母,就需要訓練自己作為父母的能力,這份能力就是在應對伴侶衝突時保持一份清醒和覺察,在應對孩子有意無意的想要幫助父母分擔憂愁時保持一份慎重和警惕。

--------------------------------------------------------------------------------------

還記得一個家庭治療師分享他的女兒在應對他們夫妻吵架時的情景,當看到爸爸媽媽吵了一會後,她絲毫沒有受到影響,然後跑過去問正在生氣的媽媽,媽媽,你和爸爸吵架吵完了嗎? 媽媽回答說:吵完了。 女兒接著說,那你現在可以陪我讀書了嗎? 媽媽聽到女兒這般說,都不由得停止了生氣。 一個孩子可以把這兩件事分得這麽開,來源於他們平時對孩子悉心的保護。 在孩子的眼裡,你們吵架是你們的事,我想讓你陪我讀書是我的事,這兩件事可以同時發生。而且絲毫不影響她自己的情緒狀態。 這是一種家庭分化非常棒的家庭。 我們要做到讓一個孩子快樂健康的成長,需要一個家庭環境的給養。 這種給養要求我們分清楚,哪些是孩子需要承擔的責任,哪些是父母需要解決的問題。 孩子當然可以很貼心,這種貼心不會是關係本身的綁架和三角化,而是他在關係裡感受到的安全感。

孩子當然也可以很愛父母,這種愛不是為了解決父母的衝突而存在,而是父母自然而然給到孩子的無條件的愛。 這樣,我們就可以坦然的告訴孩子,爸爸媽媽自己能夠解決屬於他們的衝突,你不用選擇站在誰的一邊,你不用幫助我們處理情緒問題,你也不用拿自己身體的不舒服為我們緊張的關係當擋箭牌,你是我們的孩子,你只需要做一個孩子的事,如果你願意給我們每人一個擁抱,我們當然都很樂意接受。

剩下的功課,是父母雙方的成長。 這棵家庭大樹是否能夠成長為參天大樹,是否能源源不斷的為每個家庭成員提供能量,還在於父母們是否能夠直面自己的問題,找到解決問題的最合適的方法。 或許是一場平等而真誠的對話。 或許是一種管理好自己情緒的自我關懷。 或許是一種保護好人際邊界的自我覺察。 或許是一種為人父母為自我負責的態度。 每個孩子都不應該為父母的衝突關系買單。 他們理應成長為自己真實的模樣。


0 comments